您好,歡迎來到環球聚氨酯網!請 登錄 注冊
環球聚氨酯網首頁 | 資訊 | 市場 | 供應 | 求購 | 企業 | 設備 | 會展 | 招聘 | 專題 | 視頻 | 繁體站 | English
 

環球聚氨酯網

環球聚氨酯網 > 資訊頻道 > 企業訪談 > 全文

 

康達新材:不懼挑戰的鮮活,無須聲張的厚實

2019年04月17日 星期四 來源:PUWORLD獨家發布 我來說兩句 保存為書簽

——暨采訪康達新材聚氨酯事業部總經理於亞豐

上海康達化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主要從事結構膠粘劑的研發和生產、銷售的科研產業實體,擁有改性丙烯酸酯膠、有機矽膠、環氧樹脂膠、聚氨酯膠、PUR熱熔膠、SBS膠等多種類型,300多種規格型號的產品,主要應用於風力發電、光伏太陽能、軌道交通、航空航天、海洋船舶工程、軟包裝複合、橡塑製品、建築工程、家用電子電器、汽摩配件、電機、電梯、礦業設備、工業維修等多個領域。2012年登陸A股市場後,公司已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結構膠粘劑和工業膠粘劑供應商之一。

近年來,軟包裝行業對環保的重視程度不斷提升,促使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迎來了廣闊的發展空間。在這一領域中,康達的無溶劑聚氨酯膠黏劑產品占率高達20%以上,有一定影響力。我們榮幸地采訪到了康達新材聚氨酯事業部總經理於亞豐,聽他談談對行業的看法。

康達起家史:

從青紅膠到風電膠,從遭遇瓶頸到順利上市

康達成立於1988年,創始人陸企亭先生是上海本地人,從北京大學畢業後,被包分配到北方的黑龍江化工研究院,該研究院在膠粘劑行業享譽盛名。由於體製的原因,很多優質的產品沒有實現產業化。迎著改革開放的契機,陸企亭先生開始了創業。

那時候的工資水平很低,讀書回來身上的錢並不多。很多親戚朋友也沒有穩定的工作,所以一起幫襯著做點事情,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陸企亭創立了“康達”。

創業初期困難重重。康達最早的產品是丙烯酸酯AB膠,像兩個牙膏管,一支紅色,一支青色,又叫青紅膠。它的比例不需要很精確,大致上是一比一,用小棒子攪拌一下就可以,所以各行各業都能用,特點是固化速度非常快(幾分鍾甚至幾秒)。當時國內的產業剛剛開始發展,尤其是工業領域逐漸從手工活轉向流水線生產,這款膠粘劑在這樣一個進程中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那個年代用的喇叭,比現在的大很多,而且內部有各種複雜的材料需要連結在一起。生產喇叭需要流水線生產,康達新材抓住了這個行業的產業革命,把這款膠粘劑迅速地鋪到了市場上。緊接著是在電梯行業以及一些工業領域,凡是對流水化生產有需求的,它幾乎都能用上。

於總告訴我們:“這相當於康達的拳頭產品,也是起家的產品。以前康達的營銷方式是找代理商,因為產品好,有很多代理商會主動找到我們,他們提供渠道,再從中賺取一定差價。在康達的前十幾年中,在全國各地發展了將近百家代理商。”

當康達的發展勢如破竹的時候,一些問題也隨之降臨。雖然康達每年的銷售額都過億,但一直沒有辦法繼續提升。一方麵,市場上其他模仿的產品漸漸出現,一些代理商可能自己找人去做;另一方麵,產品流入市場那麼久,門檻已經被人踏破。康達的發展遇到了瓶頸,進步越來越慢。此時,康達遇到了第二次機會——風力發電。

“最初,傳統的發電都是煤加工,成本低但汙染很大,是國家不主張的。很久以來,我國一直沒有找到很好的替代方式,主要學習歐洲 ,以太陽能、核能、風能為補充,它們各有局限。本來國家的重點發展行業應該是核能,但在日本核輻射事件後,我國核電的發展步伐逐漸放緩,風能和太陽能迅速崛起。

陸企亭先生一直在琢磨一些新產品、新技術。他在環氧領域有所建樹,以前水力發電比如三峽水利工程,要用到很大的水輪機,環氧塗層塗覆在其表麵,能起到很好的防腐作用。於是,他和很多專家一些研究,最終的產品技術含量很高,但賣不出去。這是因為環氧塗層在工藝上需要加熱才能很好地固化,但施工現場並不允許這種條件。盡管並不成功,但康達在環氧行業積累了一定的技術基礎。

在風電行業主要涉及的是葉片粘接,一個葉片最小40多米,現在可能有更大的近百米的葉片。這意味著葉片會很重,風力無法驅動。所以風電葉片常被做成中空結構,將2個半邊的葉片粘接在一起,康達的環氧膠粘劑就起到這個作用。市場上常用的除了環氧膠粘劑,還有聚氨酯體係,但聚氨酯容易起泡且結構強度略低,所以主流的風電膠粘劑均以環氧為主。康達風電環氧樹脂膠的發明者是姚其勝,目前擔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這個項目帶領康達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巔峰時期的市占率達70% ,時至今日也有60%以上。國內的風電環氧樹脂膠幾乎都來自進口,康達突破了國外技術的壟斷,實現了國產替代。憑借這個項目,在2012年4月,康達順利地進入了資本市場,也是康達發展進程中的一個重要裏程碑。”

於總稱:“那時,上億規模的膠粘劑企業並不少。康達的上市,瞬間與其他企業拉開了差距。資本市場擁有更好的資金渠道,我們隨之在上海奉賢拿地建廠,在研發上的投入也越來越大。長期來看,步入了一個穩定發展的軌道。”

無溶劑聚氨酯膠領域:

後來者,也是先驅者

康達在聚氨酯膠粘劑方麵,以無溶劑膠為主,幾乎不生產溶劑膠。於總告訴我們:“康達的聚氨酯膠粘劑主要麵向軟包裝行業。早先軟包裝行業已經有相對成熟的產業體係,而大部分都是不環保的溶劑型膠粘劑。所以康達進入這個市場的時候,類似於一個先驅的角色。2005年在一次軟包裝行業會議上,陸企亭先生與業內專家討論到未來軟包裝行業將朝著環保方向發展,於是便著手開始做這件事。”

“這確實是一個巨大的市場,零食、餅幹、方便麵、口香糖……隻要有超市的地方就有軟包裝。食品包裝和人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它們對環保的訴求是毋庸置疑的。我們想入這一行,必須是無溶劑,或者是水性。康達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最後認為無溶劑更可行。”

“當時國內有數家彩印軟包裝龍頭企業,想嚐試無溶劑聚氨酯膠,從歐洲進口了昂貴的設備,由於無溶劑沒有初粘性,沒有成熟的生產工藝培訓這些企業剛開始選擇這樣一個全新的產品,承擔了一定的風險甚至發生了較大損失。此外,這些歐洲的設備企業在國內沒有完善的配套服務,一旦設備出現問題,維修就要很長時間。因此,無溶劑聚氨酯膠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飽受爭議,叫好不叫座。行業內一個統一的論調是——不成熟。當然也有一些保護主義,生產的是溶劑型膠粘劑,又不想花精力研發無溶劑體係。如果哪天無溶劑聚氨酯膠占領了市場,他們可能就沒生意可做了,內心極度排斥。”

“誠然,他們是一群不可小覷的力量,無溶劑聚氨酯膠的前景一度被渲染得很消極。康達在這樣的行業環境中,發展無溶劑聚氨酯膠的過程,舉步維艱。我們作為軟包裝行業的後來者,一來沒有影響力,二來下遊客戶也不看好新的產品。康達還是堅定了發展路線——做環保的產品。”

“第一款產品出來以後,國內的競爭者隻有德國某膠水企業,他們的產品定價很高,也沒有大麵積推廣。因為我們的設備從歐洲進口,生產過程同樣會遇到維修等問題,困難重重。”於總笑言:“陸企亭先生把任務交給了我。在對市場有一定了解後,我覺得必須要有國產的設備,才能提供係統的解決方案。我們找了好幾家設備廠商,最早期的溫州博大、上海華迪等。那些設備廠商以生產印刷機、製袋機為主,發展欣欣向榮。他們認為無溶劑聚氨酯膠是很好的趨勢,但作為副業,沒有很大的決心去做。直到我們找到了左光申先生,他在歐洲待過,非常了解國內無溶劑複合工藝的優勢所在。他用所有資金創辦了廣州通澤設備有限公司,沒給自己留任何退路,可謂破釜沉舟。我們覺得他是一個很有魄力的人,雙方開始了國產設備和無溶劑聚氨酯膠的開發和推廣,不斷地改良並一路走到了現在,共同迎接這一個火爆的市場。”

談前景:

黃金十年之後,發展空間巨大

近十年來,對於軟包裝行業的無溶劑聚氨酯膠而言,可以稱得上“黃金十年”。“對於我們的上遊原料供應商而言,比如MDI這些高門檻的生產商,未來的發展趨勢是越來越集中。隨著產能進一步的提升,也將逐漸尋找能夠消耗這些產能的下遊領域。而像康達這種科技類的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是精度和深度。我們會向下遊細分市場發展,如紙塑複合、蒸煮係列、鋁箔和塑料複合、耐腐蝕等。這也是康達的一個優勢,因為我們的科研實力較強,尤其在細分領域有長期的技術積累。”

2018年,聚氨酯膠粘劑業務營業收入占總企業的收入的比例在提高。但是原材料的上漲可能影響聚氨酯膠粘劑的毛利率。於總告訴我們:“聚氨酯膠粘劑的原料集中在少數的企業手中,近年來價格波動很大。當原料價格上漲的時候,我們很難向下遊轉嫁成本。因為我們的聚氨酯膠粘劑產品主要用在食品包裝、藥品包裝和日化品包裝。民生行業的消費往往是額定的,市場體量大且穩定。康達作為一家上市企業,更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2017年,甚至出現了倒掛的情況,那段時間我們即使虧本,仍然堅持沒有大幅漲價。”

無溶劑聚氨酯複合膠在軟包裝領域70%以上是食品包裝領域,。起初食品包裝用的膠粘劑均為溶劑型,從苯酮類到乙酯類、再到醇溶性。2009年食品安全法出台後,伴隨著我們消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生活質量改善的需求不斷提升,其中也包括了對食品安全的關注。溶劑型膠粘劑都具有揮發性,無論對工人還是消費者,都有一定的安全風險。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從源頭上實現了VOC減排,符合環保的趨勢。此外,它在應用中十分高效,傳統的溶劑型膠粘劑隻能跑150-200米,而無溶劑聚氨酯膠能跑300-400米,最高可達500-600米。溶劑型和水性膠粘劑都需要烘幹設備,蒸發掉多餘的水分或溶劑,而無溶劑膠粘劑省去了這一環節,更節能。從綜合成本來看,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是最為經濟的解決方案。

於總認為:“未來的食品包裝領域,仍將以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為主,水性和溶劑型為輔。水性膠粘劑存在一些尚未攻克的問題,一是性能處於中低水平,應用範圍存在局限;二是高耗能,不是未來趨勢所提倡的;三是蒸發掉的水可能存在汙染,需要進行水處理。溶劑型膠粘劑則擁有一些短期內無法被替代的性能,並不會消失在我們的視野。可以肯定的是,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仍會是食品包裝行業的主流。”

談競爭格局:

不懼挑戰,以創新實力謀長期發展

在軟包裝行業,歐洲和北美等地區,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的占比在70%左右。中國經過10多年的發展,我認為占比已經超過20%,未來這個比重很可能進一步增加。這就是為什麼,盡管一些上遊原料廠商也不斷向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行業延伸,但我們仍有足夠的增長空間。

談及國內的競爭格局,於總表示:“軟包裝無溶劑聚氨酯膠行業,我們可以將潛在的競爭對手分為兩個梯隊。第一梯隊的是萬華、亨斯邁、陶氏這些手中有MDI原材料優勢的企業,他們可能向下遊發展,以消耗產能為主。第二梯隊中華峰、旭川、華大這些企業,嚐試或者即將進入這個市場,憑借原料供應渠道的優勢,他們也有很多機會。第三階梯還有高盟、北京華騰等企業,它們已經在無溶劑聚氨酯膠粘劑領域深耕多年,也有豐富的經驗。當然,市場上存在很多小型的企業,分散在各個區域。”

“未來的競爭肯定是越來越激烈的,很明顯的一個特點是,每個公司都會發揮自己獨有的優勢。康達在研發方麵更具實力,會漸漸向下遊細分行業發展,以最新的產品迎合市場的需求,避開價格競爭。目前,整個無溶劑聚氨酯包裝膠市場體量有4萬噸,康達占近1/4。我們總共規劃2萬噸/年的產能,未來的也基本定格在這裏,因為我們始終提供創新的高端產品,而不是以量取勝。”

“從我們的下遊包裝行業來看,基本上以中小企業為主,隻有5%的規模化企業。未來一段時間裏,它們將經曆淘汰整合的陣痛期。軟包裝產業轉移偏向於發展程度較低的城市,行業的集中度將進一步提升,主要在浙江溫州龍港、安徽桐城、山東河南一帶、雄安新區東光、廣東潮汕等地區。包裝企業涉及印刷和覆膜的過程,印刷油墨方麵仍沒有成熟的環保產品替代溶劑型體係。康達作了一些嚐試,未來我們可能推出一些無溶劑相關產品,來解決普遍存在的環保問題。”

企業文化:以德服人

康達的企業文化給於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陸企亭先生今年已經79歲,但每天都堅持到奉賢工廠親力親為。這是40年代企業家獨有的人格魅力,除了自我價值的實現之外,更具有一種奉獻精神。”

“印象最深的是我剛畢業那會兒,在上海購房遇到了經濟上的壓力,得到了來自陸企亭先生的幫助。我們研究所的很多同事,生活中可能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有些不是錢上的問題,他會盡己所能解決燃眉之急。這一點讓所有的員工內心很溫暖,這也是我們的研發人員非常穩定的原因之一,能靜下心來做一些長期項目。”

“陸企亭先生為人非常低調,工作似乎成了他的興趣愛好,從來不知疲倦。在康達,我得到了足夠的認可和信任,大學畢業後我在康達做了2年研發,是在塑膠跑道行業。上市之前,這個業務並不符合康達未來的發展方向,就被剝離了出去。這時候,陸企亭先生給了我這樣的一個機會,去開拓無溶劑聚氨酯膠的市場。我是國內無溶劑聚氨酯膠最早的一批市場推廣人員,經曆了從無到有的過程。一路走來充滿了坎坷,也不乏神秘感和樂趣。”

“人們常說企業要以德服人,這在康達已經習以為常了。我們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懷著感恩的心態,做好自己分內的事。”

 
 
 
 

我要評論

0人參與 0 條評論  [查看評論]
登錄 (請登錄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

 

 
 

 

 

關於環球聚氨酯網 聯係我們 營銷服務 體驗/訂閱 誠聘英才 合作/友情 意見反饋 站點地圖 法律聲明

©copy;2003-2012Puworld.com版權所有站點主編信箱news@puworld.com內容指正、信息報料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