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Introduction

眾所周知,COVID-19大流行使全球經濟陷入數十年來最嚴重的衰退,嚴重影響汽車、航空航天和石油勘探等大型化工終端市場。

以2019財年的業績為依據,C&EN近日公布了2020年全球化工企業50強名單。數據顯示,在新冠疫情來臨之前,全球的經濟活動已經有所放緩。

這50家化工企業在2019年總計實現了8556億美元的收入,同比下降了5.0%。而收益方麵出現了更大幅度地下滑,其中公布營業收入的46家公司的利潤總額為715億美元,比2018年減少了28.2%。

在解釋2019年業績表現不佳的原因時,化工企業高管們列舉了中美貿易關係緊張、中國經濟放緩以及汽車製造等關鍵市場的低迷。

這些公司今年必將麵臨更嚴重的衰退。因為COVID-19的出現,汽車行業在第二季度完全停滯不前,油價暴跌,消費經濟在新的“居家”大環境下遭到重創。

對2020年的預測不容樂觀。美國化學委員會預計,今年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收縮4.6%,美國將下降6.0%。2020年美國的化學產品銷量預計將下降9.3%。

德國貿易集團VCI在5月份報告了一些好消息:德國化工生產在2020年第一季度增長了3.2%。但報告指出,75%的成員國預計歐洲全年的銷售額將下降。

盡管外界因素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但2020年全球化工企業50強的排名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2019年全球化工50強榜單上位居第一的陶氏杜邦,分拆為陶氏、杜邦和科迪華農業科技。其中,陶氏和杜邦都出現在了2020年的榜單上,分別排在第3位和第14位。巴斯夫重新奪回榜首,中國的中石化則排名第二。

2020年全球化工50強中,出現了新的麵孔,如恒力石化,排名第26位。與此同時,有兩家企業退出了榜單,分別是亨斯邁和塞拉尼斯。

No01 - 10
No11 - 20
No21 - 30
No31 - 40
No41 - 50

巴斯夫 | BASF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664億美元

隨著陶氏杜邦(DowDuPont)去年的分拆,巴斯夫重新奪回了全球化工50強榜首的位置。不過,我們注意到,排名第二的中國石化,其銷售額僅落後不到50億美元。

近期,巴斯夫一直在收緊投資組合,包括剝離一些中型企業。去年夏天,巴斯夫同意將其顏料部門出售給日本化學製造商DIC,使有機和無機顏料的銷售額減少約11億美元。去年12月底,巴斯夫與私人股本公司Lone Star簽署了一項協議,將其建築化學品業務(年銷售額約28億美元)出售給私人股本公司Lone Star。

而在投資方麵,巴斯夫今年早些時候以14億美元收購了蘇威的尼龍6,6業務,並進行了適度的收購。在一項重大的有機增長計劃中,巴斯夫開始在中國湛江建立一個價值100億美元的生產基地,該項目也將成為巴斯夫全球第三大一體化生產基地,僅次於德國路德維希港和比利時安特衛普基地。它將首先建設用於生產工程塑料及熱塑性聚氨酯的裝置。該裝置預計2022年投入運營,每年可生產6萬噸改性工程塑料產品,主要用於汽車和電子等行業。

中國石化 | SINOPEC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616億美元

2019年,中國石化的銷售額下滑了約7%,但由於陶氏杜邦的分拆,這家中國公司仍然上升了一個位置,現在是全球第二大化工企業。由於COVID-19大流行,中國石化在2020年初處境艱難。因為業務主要集中在中國,中石化在許多公司之前就經曆了影響。

中國石化董事長張玉卓在3月底表示:“我們相信,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工作的不斷完善,國內被抑製和凍結的石油石化產品需求將迅速反彈。”

去年年底,中國石化與利安德巴塞爾工業公司啟動了一個重大項目,成立一家新的合資公司。據悉, 該合資公司將按50:50股比設立,新裝置將繼續采用利安德巴賽爾先進的環氧丙烷/苯乙烯技術,每年可生產30萬噸環氧丙烷和60萬噸苯乙烯,計劃2020年初開始建設,預計2022年建成投產

陶氏 | DOW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430億美元

陶氏去年4月從陶氏杜邦(DowDuPont)分拆出來,新陶氏排名第三。現在這家公司的規模,比DowDuPont成立前的要小。它將農用化學品業務交給了Corteva Agricience,並把電子和建材等幾項特殊化工業務交給了新的杜邦公司。

陶氏現在更專注於石油化工和塑料行業,其重大舉措都是在這一領域。例如,它正在擴建德克薩斯州的自由港乙烯裂解工廠,它正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乙烯裂解裝置上安裝丙烷脫氫技術。雖然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對用於食品包裝的陶氏樹脂的需求一直保持不變,但由於其他市場的低迷,陶氏不得不降低聚合物產量。它讓三個聚乙烯和兩個彈性體工廠閑置了30多天。美國和阿根廷的工廠約占陶氏總產能的10%。

陶氏希望在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比如將回收塑料加工成化學品。該公司還與殼牌公司達成協議,開發利用可再生電力產生的熱量代替化石燃料燃燒來生產乙烯的技術。

沙特基礎工業公司 | SABIC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344億美元

2020年6月,沙特阿美以690億美元的價格完成了對沙特基礎工業公司70%股權的收購。這兩家企業都歸屬於沙特政府,沙特阿美貢獻了沙特阿拉伯大部分財政收入,而此次涉及的兩家企業也都屬沙特政府,所以此次大手筆的操作背後離不開沙特王儲的影響。

由於交易部分股權目前由主權財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持有,收購相當於變相向PIF注資,為沙特王儲薩勒曼的改革日程帶來大筆資金,而PIF可以利用大筆資金實現國內經濟多元化。

此前沙特王儲薩勒曼為後石油時代的沙特王國製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而沙特阿美的IPO就是其中重要一環。他曾表示,該公司價值2萬億美元。

如今,一家最大的石油化工公司和一家最大的石油公司將處於同一屋簷下。此舉是阿美石油進一步涉足石化產品戰略的核心,因為該公司預計,石化產品將成為增長最快的石油和天然氣市場。沙特阿美首席執行官Amin Nasser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的上遊生產和下遊化工原料生產與沙特基礎工業公司的化工平台進行戰略整合,有望創造機會。”

與此同時,沙特基礎工業公司正在進行自己的投資。該公司計劃將其在瑞士特種化學品製造商科萊恩(Clariant)的股份從25%增加到31%以上,並與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在德克薩斯州建造一座價值100億美元的石油化工廠。

英力士 | INEO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320億美元

英力士於1988年在比利時安特衛普購買了環氧乙烷裝置。在隨後的20年裏,它成長為第五大化工公司。它通過收購大型石油和化工企業剝離的業務來實現這一目標。該公司延續了這一傳統,今年6月簽署了一份50億美元的協議,收購英國石油公司(BP)的精製對苯二甲酸和乙酰基業務。英力士從BP收購了許多業務,最為外界關注的是2005年以90億美元收購了BP的子公司Innovene,Innovene的主要業務包括彼時BP的大部分化工廠和兩家煉廠。

像許多大型化工製造商一樣,英力士一直在推出可持續發展計劃。英力士的Styrolution部門將與初創公司Agilyx合作,在伊利諾伊州建造一座工廠,將消費後的聚苯乙烯分解成苯乙烯。英力士還將與另一家初創企業塑料能源公司(Plastic Energy)合作,建造一座熱解工廠,將混合塑料廢料轉化為原料,英力士將其轉化為新塑料。

台塑 | FORMOSA PLASTIC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314億美元

2019年底,台塑在德克薩斯州的PointComfort啟動了乙烯裂解裝置。它現在正在調試裂解裝置的下遊裝置,包括一個低密度聚乙烯裝置。

與此同時,台塑的一家附屬公司,台塑石化,正在路易斯安那州聖詹姆斯教區新建一個價值94億美元的石油化工裂解廠。台塑將此稱之為“陽光計劃”,但在美國諸多環保人士看來,這一點也不陽光。他們指出,台塑的石化園區每年可能排放1350萬噸溫室氣體,相當於2018年全美國年增排放量的10%。但台塑方麵表示,石化園區的排放量不會那麼高。目前,該公司已經獲得了水和土地使用許可,正在等待路易斯安那州的空氣相關的許可。

台塑方麵表示,通過在美國得克薩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投資而不是在台灣投資,公司可以節省很多成本。一噸乙烯在美國的製造成本為300美元,僅約為台灣製造成本的三分之一。

埃克森美孚 | EXXONMOBIL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74億美元

COVID-19大流行使美國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的財務陷入緊張。由於人們呆在家裏,需求不足,油價在2020年暴跌。今年第一季度,埃克森美孚出現了虧損。因此,該公司不尋常地收回資本支出項目。

埃克森美孚有許多化工項目可能受到影響。例如,該公司計劃在中國大亞灣建造乙烯裂解裝置。據傳該公司還將考慮在美國東部的阿巴拉契亞建設乙烯裂解裝置項目。與SABIC在德克薩斯州的一個耗資100億美元的化工廠已經在建設中。

三菱化學 | MITSUBISHI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74億美元

過去一年中,三菱化學一直活躍地進行投資。它正在收購賓夕法尼亞州莫裏斯維爾的Gelest,一家生產矽化學製品、甲基丙烯酸鹽和金屬有機化合物的小公司。三菱還將收購瑞士Minger Group,一家聚醚醚酮和聚偏二氟乙烯等高端聚合物的回收商。

在資本項目中,三菱重振了在美國建立一家大型甲基丙烯酸甲酯(MMA)工廠的計劃,該工廠基於該公司的Alpha技術,該技術從乙烯、甲醇和一氧化碳中提取甲基丙烯酸甲酯。它是更傳統的丙酮氰醇工藝的一種替代品,該工藝基於氰化氫和丙酮。至少從2014年開始,這家日本公司就一直在研究這個項目。

利安德巴塞爾工業公司 | LYONDELLBASELL INDUSTRIE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71億美元

利安德巴賽爾正在大力進軍中國市場。公司與遼寧寶來企業集團在盤錦成立了一家石化項目合資公司,該項目將包括乙烯裂解裝置、聚乙烯裝置和一對聚丙烯裝置。該項目的第一階段將耗資25億美元,雙方總投資達120億美元。另外,利安德巴塞爾和中石化計劃在2022年前在中國鎮海建立一個環氧丙烷/苯乙烯工廠。

利安德巴塞爾繼續在塑料回收行業進行投資。該公司正在意大利Ferrara建立一個試驗工廠,以測試一種基於熱解的回收技術,將混合塑料廢料分解成化學原料。

盡管食品包裝用樹脂銷售火爆,利安德巴塞爾公司還是受到了COVID-19大流行的打擊。它暫時擱置了一些主要項目,包括它正在德克薩斯州建造的一個大型環氧丙烷/叔丁醇工廠。

林德 | LINDE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54億美元

去年是林德與普萊克斯(Praxair)合並成立工業天然氣巨頭後的第一個完整的年度。該公司的銷售額為254億美元,排名第十。

該公司還超越液化空氣公司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工業氣體生產商。林德在合並後的舉動一直很溫和。林德與Hyosung合作,斥資2.45億美元,在2022年前在韓國蔚山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液態氫工廠,主要為乘用車提供燃料。林德與巴斯夫公司合作,研究一種從天然氣中分離氦氣和二氧化碳的新工藝,該工藝使用贏創工業公司的聚酰亞胺中空纖維分離膜作為回收惰性氣體的常規和昂貴的低溫方法的替代品。

LG化學 | LG CHEM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46億美元

LG化學位於Visakhapatnam的聚苯乙烯工廠今年早些時候發生了一起悲劇,當時苯乙烯泄漏導致12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由於COVID-19的限製,該工廠被關閉後重新啟動。官員們正在調查運營商是否遵循了正確的程序。

LG化學正投資5000多萬美元,將其在韓國的碳納米管產能提高兩倍。LG表示,其碳納米管的年增長率為30%,主要是受到電動汽車電池製造商的需求推動。LG與農業巨頭Archer Daniels Midland合作,正在開發一種以生物為基礎的丙烯酸生產路線。

液化空氣 | AIR LIQUIDE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42億美元

液化空氣集團(Air Liquide)在被林德(Linde)超越後,不再是世界上最大的工業氣體製造商,後者在2018年底與普萊克斯(Praxair)合並。但是,兩家公司僅相差10億美元,因此它們的地位很可能在未來再次發生變化。

液化空氣似乎也有決心追趕。這家法國公司將斥資2.7億美元在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建造兩套空氣分離裝置,部分目的是支持Methanex在路易斯安那州蓋斯馬的甲醇項目。它還在台灣台南和新竹投資約2.2億美元,用於向三個新的半導體工廠提供高純度氣體。液化空氣集團還參與了綠色化學項目。它正在向Solidia供應二氧化碳,該公司正在啟動使用溫室氣體來固化混凝土的工藝。

中國石油 | PETROCHINA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27億美元

中國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中石油(PetroChina)的化工業務去年就因為經濟放緩而下滑了4%,甚至在COVID-19襲擊中國之前。隨著大型石化製造商的趨勢,中石油的利潤在2019年大幅下降了56%。這家公司毫不猶豫地建造了一係列石化項目。該公司正在中國揭陽擴大生產丙烯腈-丁二烯-苯乙烯聚合物的能力。在那裏,它還利用霍尼韋爾技術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單列對二甲苯工廠。中石油正在計劃在中國建立設施,用乙烷生產乙烯。

杜邦 | DUPONT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15億美元

杜邦公司於去年6月從DowDuPont分拆出來。去年12月,杜邦公司與國際香精香料公司(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達成了合並其營養和生物科學部門的交易,該部門去年的銷售額為61億美元,其中包括酶和益生菌等產品。杜邦將剝離價值20億美元的較小部門,包括其杜邦可持續解決方案谘詢業務。

今年2月,杜邦董事會罷免了首席執行官Marc Doyle,由董事長兼前首席執行官Ed Breen取代。該公司將其歸咎於令人失望的表現,但華爾街將此舉視為即將進行更多激進資產剝離的預兆。該公司的電子材料部門經常被認為是出售時機成熟的一個業務。德意誌銀行(Deutsche Bank)股票分析師David Begleiter今年2月寫信給客戶時表示:“由於杜邦首席執行官Marc Doyle離職後沒有明確的繼任者,我們認為,Ed Breen最終出售或完全拆分杜邦的可能性更大。”

信實工業 | RELIANCE INDUSTRIE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206億美元

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收購沙特基礎工業公司(SABIC)並不是唯一一筆將公司轉變為石油化工行業主要參與者的大宗交易。沙特國家石油公司(Saudi national oil company)一直在談判,以150億美元收購信實工業(Reliance Industries)石化和煉油業務20%的股權。沙特和印度公司有著深厚的關係,因為沙特阿美長期以來一直是信實公司(Reliance)位於印度賈姆納加爾的煉油廠的原油供應商。然而,由於能源市場上與COVID-19相關的不確定性,這筆交易尚未完成。Reliance可能會剝離該業務,作為與沙特阿美建立合作關係的一種手段。

東麗 | TORAY INDUSTRIE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73億美元

COVID-19對Toray並不友善。這家日本公司的碳纖維和複合材料部門銷售給航空航天應用,是其表現最強勁的部門之一。在截至3月31日的財政年度中,該業務的銷售額增長了9.7%,利潤猛增了81.6%。但是,由於大流行對航空航天業的打擊比大多數其他行業都大,美國東麗複合材料美國公司最近被迫關閉了在斯巴達堡的一家工廠南卡羅來納州,並減少華盛頓州塔科馬的運力。大約四分之一的企業員工受到了影響。該公司預計,不良的銷售情況還將持續3-5年

住友化學 | SUMITOMO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52億美元

住友化學和另一家日本化學公司DIC不喜歡美國穆迪的信用評級,因此他們最近放棄了這項服務,隻與日本信用評級機構合作。在很多地方,這樣的舉動會被視為更換裁判,因為裁判的判罰並不符合你的意願。住友有另一種觀點:“穆迪和日本評級公司之間的評級差距往往會讓投資者感到困惑,”一位投資者關係代表稱。住友住友本財年業績艱難,銷售額下降了6.5%,利潤下降了52.5%,但在化工企業中並不是一個例外。住友今年以近12億美元收購了澳大利亞Nufarm的南美作物保護化學品和種子處理業務。

贏創工業 | EVONIK INDUSTRIE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47億美元

贏創繼續其投資組合變動的趨勢,意在增加對特種化學品的關注。今年2月,該公司完成了6.4億美元收購美國過氧化氫和過氧乙酸生產商PeroxyChem。去年8月,贏創以34億美元的價格將其甲基丙烯酸酯業務出售給私人股本公司Advent International。

贏創也一直專注於在實驗室進行一些研發。例如,其創新部門Creavis開發了一種陰離子交換膜,可以比傳統電解更有效地將水電解成氧氣和氫氣。化學公司希望利用可再生能源和廉價的電解技術從水和二氧化碳中提取化學物質,而不是碳氫化合物。在這種情況下,這家德國公司和西門子公司正在建立一個試驗設施,用二氧化碳和水製造工業化學品。

信越化學 | SHIN-ETSU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42億美元

信越化學2019年的表現好於大多數日本公司,銷售額小幅下降3.2%,利潤略有增長。該公司的亮點是其矽酮和半導體矽業務。隻有信越的聚氯乙烯(PVC)部門的銷售額和利潤都出現了顯著下降,這與整個大宗化工行業的趨勢一致。如今,Shin-Etsu已在路易斯安那州的Plaquemine啟動了乙烯裂解裝置,從而提高了PVC的盈利能力。

科思創 | COVESTRO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39億美元

甚至在COVID-19之前,德國聚氨酯和聚碳酸酯製造商科思創就麵臨著阻礙。今年1月,由於其所稱的“具有挑戰性的全球市場條件”,該公司宣布將其在德克薩斯州貝敦的二異氰酸酯(MDI)項目推遲18-24個月。最初計劃在2024年完成這項對聚氨酯原料的投資,金額為17億美元,這是科思創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投資。該公司在環保方麵有了更為樂觀的消息。它從歐洲投資銀行獲得了2.4億美元的貸款,用於資助可持續性研發項目,例如尋找更好的回收塑料廢物的方法。科思創還推出了一種聚碳酸酯薄膜,其中50%以上的碳含量來自芬蘭公司Neste提供的植物基原料。

BRASKEM | BRASKEM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33億美元

今年早些時候,BRASKEM獲得了一些非常正麵的頭條資訊。當COVID-19大流行威脅到該公司在美國的聚丙烯業務時,工人們自願住在西弗吉尼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的工廠裏,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製造用於口罩的非織造布用材料。

大多數化工企業僅僅遵循美國政府頒布的社會距離和安全指南。盡管發生了大流行,這家巴西公司還是設法對德克薩斯州拉波特的一家聚丙烯工廠進行了最後的調整,這是自2003年以來在北美建造的第一座此類工廠,BRASKEM近期一直在該工廠進行試運行。

樂天化學 | LOTTE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30億美元

樂天化學通過與美國西湖化學公司(Westlake Chemical)在路易斯安那州建立乙烯裂解工廠,由此在美國市場上站穩了腳跟。這家韓國化學生產商在合資企業的下遊建立了自己的乙二醇工廠。去年年底,它通過以8億美元的價格向Westlake出售了該工廠的35%股權來調整了合作關係。另外,它還將英格蘭的一家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工廠出售給了墨西哥的Alpek。在國內,樂天獲得了從韓華通用化學購買純對苯二甲酸(PTA)的協議,使其能夠將自己位於韓國蔚山的PTA設施改造成一個純間苯二甲酸工廠。

雅冉化學 | YARA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29億美元

農民希望他們的化肥便宜,因此對生產者而言,低成本的生產和物流至關重要。在強調技術方麵,Yara在化肥公司中是一個異類。例如,這家挪威公司最近向Boost Biomes投資了300萬美元,Boost Biomes是一家新興公司,致力於開發微生物產品,幫助作物吸收作物養分。 Yara正在為其澳大利亞Pilbara的氨廠進行電力製氫的可行性研究。它正在與IBM合作研究數字農業,並正在嚐試開發用於肥料輸送的自動船。該公司甚至憑借其電影《從地球到餐桌》在戛納電影節的國際傳播中獲得了銀海豚獎。

索爾維 | SOLVAY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26億美元

盡管COVID-19大流行給大多數化工企業造成了沉重打擊,但它卻絕對壓垮了索爾維,因為它所處的航空航天、汽車、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是受影響最大的三個行業。今年,這家比利時公司4月和5月在這些行業的銷售額下降了40%。索爾維的其他業務銷售額僅下降了20%。在困境中,索爾維把尼龍66的業務賣給了巴斯夫。為了響應發展中國家對玻璃原料需求的迅速增長,該公司還將斥資約2億美元在懷俄明州擴建純堿工廠。

三井化學 | MITSUI CHEMICAL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23億美元

三井化學有了一位新的首席執行官Osamu Hashimoto,4月1日,他從Tsutomu Tannowa手中接任。Tsutomu Tannowa擔任董事長一職。

Osamu Hashimoto在一個充滿挑戰的時刻掌舵。COVID-19在截至3月31日的財年對三井集團產生了深遠影響,使其銷售額下降了9.7%,利潤下降了23.3%。2020財年的前景也不容樂觀。他最近表示,預計汽車行業的銷量將同比下降20%。他還承諾對三井的基礎材料業務進行“深度”重組。

恒力石化 | HENGLI PETRO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18億美元

恒力石化,這家中國聚酯中間體和其他石化產品的生產商首次登上榜單,排名第26位。該公司的收入在2019年增長了三分之二。通常情況下,如此規模的銷售額擴張是因為一筆大收購。而就恒力而言,是因為公司建設項目的投產。例如,該公司於2019年啟動了一家原油化工廠,每年可生產400多萬噸對二甲苯。恒力還將迎來新的一年的增長,因為它將建成乙烯裂解工廠和500萬噸/年的精對苯二甲酸產能。

拜耳 | BAYER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15億美元

拜耳於2018年收購孟山是一個有爭議的舉動。據報道,拜耳集團已就旗下孟山都的農達(Roundup)除草劑致癌訴訟達成和解協議,和解金額將在101億至109億美元之間。賠償案無法結束所有的法律紛爭,但75%的訴訟案將通過和解條款達成一致。

拜耳還將與聲稱其麥草畏除草劑損害了農作物的農民達成和解。近期,拜耳取消了在路易斯安那州建造一家價值10億美元的麥草畏工廠的計劃,此前法院和美國環境保護局(usea)裁定將限製麥草畏的使用。

INDORAMA | INDORAMA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14億美元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Indorama通過其核心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PET)纖維和樹脂鏈的收購和建設項目而迅速發展。

現在,這家泰國公司正在擴展業務。今年早些時候,它完成了20億美元收購亨斯邁的中間體和表麵活性劑業務。此次收購為Indorama提供了新產品,例如環氧丙烷,表麵活性劑和乙醇胺。它還帶來了一個在德克薩斯州乙烯裂解裝置,與其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個裝置很好的搭配,該公司最近對其進行了改造和重啟。這兩家公司的乙烯產量將反向整合下遊化學品,如用於製造表麵活性劑和PET的環氧乙烷和乙二醇。

先正達 | SYNGENTA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06億美元

種子和農用化學品行業再次出現整合。近年來,拜耳(Bayer)收購了孟山都(Monsanto),陶氏(Dow)與杜邦(DuPont)的農用化學品業務合並,組成了Corteva Agriscience。這次,整合在先正達公司進行。中國化工於2017年以430億美元收購先正達。然後,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化工簽署了一項協議,將其農用化學品業務與中化集團合並。現在,中化集團的業務以及中國化工在以色列的通用作物保護化學部門安達瑪(Adama)都將在重組後的先正達集團的保護下運營。新公司的年銷售額(包括種子在內)將達到232億美元,擁有48,000名員工。

帝斯曼 | DSM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01億美元

帝斯曼今年早些時候達成了幾筆交易,這標誌著帝斯曼從工業化學品轉向營養和健康成分的轉變。這家荷蘭公司同意支付奧地利Erber Group 11億美元,收購其動物保健公司Biomin和Romer Labs。 Biomin銷售與飼料中存在的毒素結合並分解的酶和吸附劑。 Romer提供真菌毒素,食物過敏原和病原體的診斷。今年早些時候,帝斯曼與丹麥公司Glycom簽署了價值8.3億美元的交易,後者是母乳低聚糖的主要供應商。帝斯曼的材料業務也很活躍。帝斯曼計劃與Sabic和芬蘭造紙公司UPM合作,生產其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迪尼瑪(Dyneema)的生物基牌號產品。

旭化成 | ASAHI KASEI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100億美元

旭化成的科學家Akira Yoshino與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John B. Goodenough和賓漢姆頓大學的M. Stanley Whittingham共同獲得了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表彰鋰離子電池的發展”。

探索鋰離子電池的故事要追溯至20世紀70年代的十年石油危機。Whittingham當時任職於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埃克森(Exxon),當他想出如何使用二硫化鈦(TiS2)製電池陰極的時候,他正在研究高能材料。TiS2是一種層狀材料,鋰離子在層之間滑過—該過程被稱為嵌入。Whittingham將其與金屬鋰製成的陽極配對,並增加了可在兩個電極之間傳導鋰離子的有機電解液。這是第一版的充電鋰電池。

但該電池並非毫無缺陷。金屬鋰可形成細針,該針可導致電池短路,過熱進而可能引起爆炸。任職於英國牛津大學的 Goodenough發現鋰離子同樣可以通過氧化鈷嵌入。大概與此同時,旭化成公司的 Yoshino表明鋰離子在石墨中也可嵌入。

在業務方麵,旭化成延續了其近來積極發展人造絨麵革的趨勢,人造絨麵革在汽車內飾件中越來越受歡迎。旭化成於2018年收購的Sage Automotive Interiors子公司同意以1.7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汽車座椅製造商Adient的汽車麵料業務。

萬華化學 | WANHUA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99億美元

近年來,隨著萬華化學在中國建立聚氨酯化工廠,萬華的銷售額猛增。萬華現在是全球最大的亞甲基二苯基二異氰酸酯(MDI)生產商。為了在美國建立自己的公司,該公司於2017年公布了計劃在路易斯安那州建設一座價值12.5億美元的MDI工廠的計劃。現在,萬華正在縮減該項目。該公司在去年9月表示,它將改變新工廠的範圍,甚至在尋找新的地點。

萬華仍致力於在美國建廠,但在應對充滿挑戰的聚氨酯市場方麵,該公司並不孤單。科思創已將其在美國MDI的巨額投資推遲了2年之久。近期,Chemours披露,將關閉一家生產MDI原料苯胺的工廠。

阿科瑪 | ARKEMA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98億美元

阿科瑪的目標是成為一家專注於特種化學品的企業。為此,它一直在削減大宗化學品業務。值得注意的是,這家法國公司正在探索其甲基丙烯酸酯業務的戰略選擇。有趣的是,另一家歐洲公司,贏創工業,最近把自己的甲基丙烯酸鹽業務賣給了一家私人股本公司。此外,阿科瑪以3.7億美元的價格將其功能性聚烯烴業務出售給了韓國的SK Global Chemical。

雪佛龍菲利普斯 | CHEVRON PHILLIPS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93億美元

雪佛龍菲利普斯(Chevron Phillips)在2020年7月慶祝其成立20周年。該公司於2000年通過合並兩家石油巨頭菲利普斯石油公司(Phillips Petroleum)和雪佛龍(Chevron)的化學業務而成立。當時,石化行業的整合還處於風口浪尖。埃克森美孚剛剛與美孚合並,而陶氏則收購了Union Carbide。 ChevronPhillips成立時的銷售額為57億美元。此後,它已在中東和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的項目上進行了大量投資。這是第一家宣布推出裂解裝置項目的公司,這是2010年代美國大規模石化建設浪潮的一部分。

伊士曼化學 | EASTMAN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93億美元

伊士曼一直在其塑料業務中強調回收計劃。該公司在田納西州金斯波特的氣化廠啟動了一個項目,用廢塑料替代煤炭為原料。伊士曼還正在建設一家工廠,將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分解為對苯二甲酸二甲酯和乙二醇。近日,伊士曼推出了Tritan Renew共聚酯,其中50%來自塑料廢料。Tritan在耐用水瓶等應用中與其他透明聚合物(例如聚碳酸酯)競爭。

北歐化工 | BOREALI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91億美元

北歐化工的所有權正在改變。奧地利煉油商OMV通過從阿布紮比主權財富基金Mubadala 4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將其在北歐化工的股份從36%增加到75%。但是,Mubadala擁有OMV 25%的股份,並將保留北歐化工25%的股份。此次購買將使OMV擺脫燃料的多元化。同時,北歐化工公司(Borealis)是歐洲石化領域的傳統企業,正在向海外擴張。它從其加拿大姊妹公司Nova Chemicals獲得了德克薩斯一個石化項目的權益。並且,它與阿布紮比國家石油公司(Abu Dhabi National Oil)一起,參加了巴斯夫(BASF)和印度企業集團Adani的倡議,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芒德拉(Mundra)建立了基於丙烯的化工廠。該項目以丙烷脫氫設備為中心,並包括將使用北歐化工技術的聚丙烯工廠。但是,由於行業前景不佳,該公司放棄了在哈薩克斯坦建設一家石化廠的計劃。

空氣產品公司 | AIR PRODUCTS & CHEMICAL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9億美元

2020年7月初,Air Products簽署了一項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綠色氫氣項目,該項目將在沙特阿拉伯建成。Air Products、沙特電力公司ACWA power和沙特開發商Neom將投資約50億美元。他們將建設4吉瓦的太陽能和風能發電能力,一個電解廠從水中產生氫氣,以及一個每年將氫轉化為120萬噸氨的工廠。Air Products將花費20億美元,將氨氣運往世界各地,然後將其分解,以回收氫氣作為汽車燃料。在另一個項目中,Air Products計劃斥資20億美元,在印尼建設一個煤製甲醇的綜合裝置,每年可從當地約600萬噸煤中生產約200萬噸甲醇。Air Products也在中國的煤化工廠投入了數十億美元。

MOSAIC | MOSAIC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9億美元

MOSAIC在2019年麵臨著挑戰,銷售額下降了7.1%,利潤下降了53.1%。這家化肥生產商的首席執行官Joc O'Rourke在致股東的信中提到了中美貿易戰和環境因素。他寫道:“ 2019年,多種因素的融合,包括北美在肥料施用期間連續三個季節的惡劣天氣以及全球農業貿易政策的轉變,為肥料行業創造了艱難的商業環境。”該公司一直在采取行動。在過去的五年中,它每年削減了10億美元的成本。該公司表示,通過整合其2018年收購巴西Vale Fertilizantes的業務,已經實現了3.3億美元的年度協同效益。

ECOLAB | ECOLAB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9億美元

Ecolab一直計劃剝離其油田化學品業務,該業務在2019年的銷售額約為24億美元。然而,Ecolab在今年6月將其與油田設備公司Apergy合並,成立了一家名為ChampionX的新公司。它的價值約為74億美元,銷售額約為35億美元。

另外,Ecolab去年底被英國反壟斷機構強迫出售其於2018年收購的清潔化學品業務Holchem。通常情況下,監管機構會在交易完成前阻止交易或迫使公司出售資產;而此次則發生在交易已經結束的幾個月之後。

莊信萬豐 | JOHNSON MATTHEY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8億美元

部分歸功於鉑族金屬價格上漲,莊信萬豐(Johnson Matthey)的銷售額在2019年躍升了20%以上。鑒於COVID-19大流行打壓了貴金屬價格,到2020年不可能重演。此外,製造汽車排放控製催化劑的莊信萬豐(Johnson Matthey)也受到汽車銷售下滑的打擊。為了節省大約1億美元,它在全球範圍內裁員2500人,約占員工總數的17%。另外,莊信萬豐(Johnson Matthey)一直在加緊努力建立其汽車電池業務。除此之外,它還獲得了3M公司一係列矽合金陽極材料的知識產權。

韓華解決方案公司 | HANWHA SOLUTION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6億美元

韓華化學今年初更名為韓華解決方案公司,以反映其業務的多元化。2019年,其核心化工業務的銷售額下降,但其光伏材料業務幾乎翻了一番。該公司認為平均售價較高。總體而言,這家韓國公司2019年的銷售額增長了25%,使其從榜單的第50位上升到今年的第41位。

UMICORE | UMICORE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2億美元

與催化劑和貴金屬領域的競爭對手莊信萬豐(Johnson Matthey)一樣,由於鉑族金屬價格居高不下,Umicore去年的銷售額大幅上升。但最近,由於COVID-19對汽車銷售的影響,這家比利時公司被迫暫時停止排放催化劑的生產。同樣像Johnson Matthey一樣,Umicore也在押注電池領域。該公司與LG化學公司簽署了一項協議,從今年開始供應12.5萬噸用於鋰離子電池的鎳、錳和鈷陰極材料。這家比利時公司還同意回收LG化學的陰極材料生產廢料。

SK創新 | SK INNOVATION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2億美元

這家韓國公司的既定目標是到2024年成為十大化學公司。雖然目前還沒有實現,但該公司近年來的排名一直在上升。今年早些時候以3.7億美元收購阿科瑪的功能性聚烯烴業務後,它應該會有所增長。該業務的年銷售額約為2.75億美元,主要生產用於食品包裝和其他市場的乙烯共聚物和三元共聚物。 SK一直在該領域進行並購。 2017年,它收購了陶氏化學的聚偏二氯乙烯和乙烯丙烯酸業務。

西湖化學 | WESTLAKE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1億美元

西湖化學2019年的銷售額下降了6%。現在,這家生產聚氯乙烯和聚烯烴的美國公司正感受到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第一季度開始時,建築材料和柔性食品包裝相對於2019年第一季度表現強勁,但隨著我們在第一季度的進展,我們開始看到COVID-19對我們產品需求的影響,”首席執行官Albert Chao在公司第一季度盈利公告中說。

SASOL | SASO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80億美元

過去幾年對SASOL來說是災難性的。該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查爾斯湖的大型新項目超出預算40億美元,成本接近130億美元。今年早些時候,該地區一家新的低密度聚乙烯工廠在啟動時發生了爆炸。Sasol對成本超支展開了內部調查,發現項目管理層“行為不當、缺乏能力、不透明”。然而,調查沒有發現欺詐的證據。SASOL的聯合首席執行官BonganiNqwababa和Stephen Cornell辭職,承認他們缺乏監管。現在,該公司正在尋求其他公司收購它剛剛建成的化工廠。

NUTRIEN | NUTRIEN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77億美元

Nutrien的一些核心肥料市場一直在放緩。該公司將關閉特立尼達的一家大型氨廠至少三個月,去年秋天,這家加拿大公司閑置了薩斯喀徹溫省的鉀鹽礦。為了擴大在北美以外的市場,為了擴大其在北美以外的業務,Nutrien正在收購Agrosema Commercial Agricola的業務,該公司的銷售額約為6000萬美元。

在一項技術計劃中,Nutrien的北卡羅來納州磷礦開采業務將成為一個新工廠的所在地,以提取含氟礦物。阿科瑪公司已簽署協議,將使用這種原料作為進口螢石的替代品來生產氟化氫。

PTT全球化工 | PTT GLOBAL CHEMICAL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77億美元

PTT在俄亥俄州貝爾蒙特的乙烯裂解裝置項目計劃遭受了重大挫折。由於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PTT及其合作夥伴韓國的Daelim預計會延遲6-9個月。在重新評估該項目時,Daelim退出了。 PTT說,它仍致力於該項目,並正在尋找其他合作夥伴。這家泰國公司自2013年以來一直在考慮該項目,但尚未做出最終投資決定。

朗盛 | LANXESS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76億美元

朗盛正在對其業務進行輕微的調整。這家德國特種化學品製造商去年8月同意將其鉻化工業務出售給中國皮革化工生產商Brother Enterprises,這項業務的年銷售額約為1.1億美元。去年11月,朗盛同意將其在南非一家鉻礦的74%股權出售給Clover Alloys。今年早些時候,Lanxess將其有機錫催化劑和特種產品業務出售給PMC集團。這些小交易都發生在2018年一筆更大的交易之後:朗盛以34億美元將其合成橡膠業務的剩餘部分出售給沙特阿美。

東曹 | TOSOH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72億美元

近年來,Tosoh的高管人員一直在忙於投資決策。該公司剛剛完成了其在日本Shunan的研發設施的升級,該工廠擁有150名員工。這家日本公司還將在Shunan投資近5000萬美元,以在2021年之前擴大氯丁橡膠的產能。該公司還將投資9300萬美元,將溴的產量提高30%。新產品將用於阻燃劑、殺真菌劑、藥品和農用化學品。在日本以外,Tosoh Silica和化肥生產商Namhae Chemical計劃在韓國建立一家二氧化矽工廠,以服務於輪胎工業。

DIC | DIC

2019年化學品銷售額:70億美元

DIC並不是一家以大規模收購而聞名的公司,它以1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巴斯夫的顏料業務,從而成為了一家大型公司。該公司去年8月同意了這筆交易,並計劃於今年晚些時候完成。該業務部門的年銷售額約為11億美元,主要生產有機、無機和珠光顏料。在北美,DIC的顏料業務更名為Sun Chemical。該部門最近簽署了一項收購Sensient Technologies的數字墨水業務的協議。在降級之後,DIC與住友化學(Sumitomo Chemical)一起放棄了美國信用評級機構穆迪(Moody's)。

策劃:馮天溢 設計:郎迪